=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都是情书惹的祸

*凹凸学院,实现人(pao)生(zai)梦想的学院

*有一点安雷

1

格瑞有三好,面瘫、时髦、绯闻少。

当然,在促成第三点的伟大道路上,嘉德罗斯可谓功不可没。

无论同性异性想要搭讪格瑞时,他在和嘉德罗斯打架;想要表白格瑞时,他在和嘉德罗斯打架;想要上课跟格瑞传纸条说悄悄话时……格瑞因为打完架太累睡着了。

长此以往,格瑞就这样成了绯闻绝缘体。

关于这件事,其实丹尼尔有找嘉德罗斯谈过话。

“我们严令禁止学生在实践课以外使用元力,而你违反的次数,让我们数数——被发现的就有127次,还多次造成校内建筑损坏,再这样下去恐怕……”

嘉德罗斯翘着腿丝毫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反问道:“这样下去就怎样?”

这小祸患转了转眼珠,假作无辜实则有恃无恐地说道:“我说,要不你们干脆把我开除了吧……然后看看我家里会不会又把我送回来?”

所以说最讨厌家里有权有势的关系户了,不管心里怎么想,丹尼尔表面还是保持着微笑。

“再说了,又不止我一个人这样,雷狮喝酒斗殴的时候难道没把他那把COS雷神的破锤子拿出来用?别逗我了。”

对,还有个雷狮,为什么今年班上会有这么多关系户?!

嘉德罗斯总结道:“下次我尽量挑你们见不着的地方。”

这场谈话毫无悬念地没有起到任何警示作用,嘉德罗斯仍旧操持着给学院财政增加负担的旧业,可以说,学校的草皮能够源源不断的翻新,他是最大的功臣。

——直到惬意的好日子到头的一天。

雷德火急火燎地来向他汇报:“老大啊,我亲眼看见格瑞课本里夹着一封超粉嫩还贴着爱心贴纸的情书啊!”

“谁给他的?!”嘉德罗斯当机立断启动应急三级戒备。

“这我哪知道,老大你天天跟他打架,都没有看见有可疑的人接近他吗?”

据雷德的线报,格瑞可谓相当珍视那封不知出自谁手的情书,因为他居然每天把它夹在《元力的起源》这种无聊的书里!也就是说这封love letter已经超越了一切枯燥的文字,将温暖的爱情之力传递到了格瑞的心里!(部分描述出自脑补,雷德注)

当然,除了无聊的脑补,他还是提供了有力的推测:“我也就瞥到一眼,不过那个信封真眼熟,会不会是我们班的人送的?”

“哈,有意思。”嘉德罗斯颇为着恼,作为每天以追踪格瑞行迹为乐的狂热份子,居然让虫子在他眼皮底下给格瑞送了封情书,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他慢慢捏紧了手里的考卷,将它揉成一个皱不拉几的球扔进了垃圾桶,“溜得了一次,溜不了第二次,我们就一,个,个来查。”

雷德看着那个可怜纸球一阵心疼,天哪,那好像是他的考卷,他好不容易考一回59分,还想跟祖玛求表扬的啊?!


2

放学后的教室空荡荡的,特别适合召开紧急战略会议。

嘉德罗斯坐在第一排,肆无忌惮地将脚搁在课桌上。黑板上贴着一页学生名录。他眯着眼,右手稳稳往前送,寒芒又快又准闪过,飞镖倏地被钉在名录上。

雷德凑过去看,念出被飞镖扎着的名字:“凯莉?老大你觉得是她送的吗?”

名侦探嘉德罗斯哼了一声:“这很好推理。”

雷德虚心求教:“怎么说呢?”

“这个女人从衣服包包鞋子到元力武器都是粉红色的。”

“哦嚯!好有道理!”

“你也觉得她喜欢格瑞?”

“也不是这么说(⊙﹏⊙)”雷德挠挠头,“那个女人喜怒无常的,怎么会看上格瑞?”

嘉德罗斯不高兴:“她看不上格瑞?她凭什么看不上格瑞!”

“呃……我说错了,她应该能看上格瑞。”

嘉德罗斯更不高兴了:“她竟然敢看上格瑞?!”

“……”深感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雷德沉默了,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胡乱背锅的为好,遂禀报道:“我们需要再彻查一番。”


3

金就住在格瑞的对门,平时串个门去蹭吃蹭喝抄作业十分方便。今天他发扬创新精神,给格瑞表演了一出就地翻滚一哭二闹三上吊。

格瑞给他鼓掌:“你再多滚几圈,我就不用拖地了。”

金哭丧着脸:“格瑞,无情无义的负心汉。”

“嗯。”

“你马上就要失去我这个善良守序万里挑一的挚友了。”

“哦。”

“你知道嘉德罗斯前天对我做了什么吗?”金饱含热泪掰指头给他数,“他帮我打饭然后把一整罐辣椒都倒进去了。”

“你知道他昨天做了什么吗?他借我抄作业,我啥都没想直接照搬了,今天就被丹尼尔骂了一顿,因为我的作业全对而且最后一道解析题写了八种解法。”

“你知道他今天做了什么吗?魔兽训练课的时候他说其中一头不对劲叫我过去看,然后我被那只双头鸟尿了一身!”

格瑞终于说了句人话,“他过分了。”他阻止了金准备再次开始打滚的行为,把人扯到自己身边,凑近了闻一闻,评价道,“确实有股骚味,你要不要洗个澡再来。”

“我被你连累了欸!你还嫌弃我!”金更委屈了,趁格瑞不注意一骨碌又坐到地上去了,这回还紧紧抱住了床腿儿,“不行,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金的想法也很简单:

“你得跟他说点什么啊,让他知道这样对我后果很严重的!”

“但是你委婉点啊,别被他看出是我在后面撺掇来着。”

“最好能让他也感觉食不下咽,嘿嘿。”

金笑着笑着,被格瑞敲了下头。

格瑞道:“冷静,黑化人格快跑出来了。”

他回顾了下金的要求,啧,真麻烦。

不过,他倒是很擅长做这种题。他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嘉德罗斯的名字。

4

世界上能把人逼疯的讯息不多,但是眼下这条快把嘉德罗斯逼到暴走了。

[对方撤回了一条讯息]

这之后再怎么问格瑞,对方都用“忘了”、“不知道”来回答,而越是问不出答案,嘉德罗斯越是坚信格瑞那条撤回的消息里包含了巨大的重要的信息量。

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生气,泄愤地连人带椅往后撞了下。

雷狮正在玩连连看,本来能够在倒计时结束前把最后两个连掉的,不料桌子剧烈摇晃了一下,他手一抖,没通关。

雷狮啧了声,用力推着桌子往前一顶。

前座同学转过脸来,恶狠狠地威胁他:“你再动,我就送你上天。”

雷狮睨他一眼,偏是不发火保持气势占优:“呦,脸这么臭,夜生活不和谐?”

嘉德罗斯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夜生活不检点。”

“你这话我倒不否认,”雷狮一摊手,“我凌晨两三点还跟格瑞在外面呢。”

“你!你们去干什么了?”

雷狮好整以暇地欣赏他脸色:“你不是自己都说了?不检点的夜生活咯。”

嘉德罗斯想发作,在临界点前生生忍下来,怒极反笑道:“趁现在得意吧,之后有你哭的时候。”

说完他冲雷狮竖了个中指。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不会?

他的执行力可是在无数次找格瑞打架的过程里磨练得不能更好,当天晚上,他就找了个平时没有丝毫兴趣的大排档烧烤摊子,一路坐到了十二点。

——对面是茫然又无辜的安迷修。

安迷修当然不是自愿大半夜孤男寡男地同嘉德罗斯待在一起,但是对方说如果他不同意的话就趁夜深人静把学校炸飞。这种令人发指的威胁反而勾起了安迷修的兴趣,他一面来阻止他,一面也想看看嘉德罗斯到底打得是什么算盘。

在他们面面相觑的这段时间里,嘉德罗斯先是借他的手机玩连连看,一路玩到了手机关机,这才舍得摸出自己的黄金iphone108,咔嚓一声给安迷修照了相。

“为什么给我拍照?”

嘉德罗斯冲他露出一个鬼魅的笑:“遗照。”

“……”

嘉德罗斯也不理他,兀自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发送完消息,也确保了暂时没人能联系上安迷修。他做完这一切,深感大仇得报的快感,觉得连眼前这些脏兮兮油腻腻的桌椅和烤串也可爱了几分。

安迷修咳嗽了声:“你约我出来到底想谈什么?”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我问你,雷狮那家伙昨晚干嘛去了?”

“呃,为什么问这个。”

嘉德罗斯一拍桌子,连烤串都震了三震:“今天明明有随堂小测验他昨晚还跑去鬼混,你作为班委也看得过去?”

安迷修露出了一点惭愧的神色:“他昨晚……跟我在一起。”

“……”

“……”

嘉德罗斯嚯地站起身来:“我还有事,再见。”

要说良心这种东西,他是没有的。但是,对于错害了的安迷修这个老实人,他突然有一丝同情。

要怪就怪满嘴跑火车的雷狮吧,呵。


5

丹尼尔头疼欲裂。

今天,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他的问题学生A嘉德罗斯跟问题学生B雷狮终于合流了,终于大打出手了!终于联手拆掉了学校的半边天!还放跑了三只珍稀魔兽!

于是这般,他找格瑞仔细地谈了谈心,希望他能拉一拉问题学生A的缰绳。真是压力山大,如果今年圣诞可以许一个愿,他希望他们通通提早毕业。

在迂回辗转了好大一圈之后,格瑞和嘉德罗斯终于不得不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了。

自古以来的文创作品开了个好头,要严正交涉的时候地点最好选在天台,因为一旦一言不合比较方便把对方从楼顶推下去。

格瑞刚想开口,被嘉德罗斯抢了个先。

“你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格瑞被噎了一下,还被抢了台词,深觉嘉德罗斯真是个套路不一般的男人。

“《元力的起源》,你在里面夹了一封信,谁给你的?”嘉德罗斯继续咄咄逼人。

格瑞一愣,他倒是……真的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的关键会落在那封信上,他也试探了一步:“你看到过那封信?”

“哼,没错。”雷德看到当然就等于他看到。

“……你忘记它是谁给我的?”

啥叫忘记?他应该记得吗?难道那个该死的情敌还是当着他的面给格瑞示爱的吗?嘉德罗斯冷着声音说:“我怎么知道。”

沉默,大面积的沉默。

嘉德罗斯心里有些急了。这跟事先想的不一样啊,按照他的推理,这种时候应该在气势上压倒格瑞,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谴责格瑞,让格瑞意识到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然后自己再一根鞭子一颗糖地宽大饶恕他——只要格瑞愿意扔了那封信。

等等,格瑞为什么转身就走?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冷酷愠怒!

可恶,这不是抢了他的剧本吗?!

格瑞打开天台门时,正好撞见上来的雷德,雷德“咦”了声,大概没想到会撞见他。两人擦肩而过,天台的门再一次合上。

雷德也没多想,大喜着奔向嘉德罗斯,他满心邀功,完全没注意到后者阴沉的脸色。

“老大!我来跟你汇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哈哈哈!你听完可别爱上我,我心里已经有祖玛了。咳咳!”他抑扬顿挫吊足了胃口,大笑道,“我就说那个信怎么这么眼熟,那不是好多年前你给格瑞那小子写的么?信封还是我特意给你挑的咧。”

嘉德罗斯:“……”

“咦?老大?你干嘛突然召唤大罗神通棍,我们要去打架吗?”


6

其实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格瑞还是个没长开的小鬼头,住在乡窝窝里,每天除了修炼狩猎,还要喂鸡做饭扫猪棚,已经有了成年后面瘫的雏形,但还丝毫没有时髦可言。

他就在那时遇见过比他更小的嘉德罗斯。

这个长相和穿着都很漂亮的小少爷天生开挂武力值爆表,据说是在游学历练,但在格瑞看来,这他么不就是个四处踢馆的神经病么?!

带着替天行道的决心,格瑞使出全力跟他打了个五五开。

然后他就后悔了,因为有一必有二,从此之后小嘉德罗斯就缠上了他,大言不惭地放话说自己不回家了,要住在乡窝窝里跟格瑞PK一辈子。

好的么,不到一周就被家里开着车队来强行接走了。

走的时候还拼命隔着车窗喊“格瑞”、“格瑞”,一声声的,烦的要死……

“格瑞。”

丹尼尔老师的声音将他拉回课堂。

“到。”

丹尼尔老师点完最后一个名,满意地收起了名册,开始在黑板上写写画画方程式。

今天的班级气氛莫名有些萎靡不振,兴许是因为少了两个人吧,雷德和嘉德罗斯都没来上课。雷德据说染上了什么重病正卧床在家,而嘉德罗斯,纯粹就是逃学吧。

格瑞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在转笔,他丝毫没在听丹尼尔讲什么,他在想,高手果然都是很寂寞的,黑板上那些东西他闭着眼都能写出八种解法来。

嘉德罗斯也会觉得寂寞吗?

要不还是去找找那个家伙吧,上次在天台,其实还有些话没讲完不是么。

他站起身来。

“格瑞同学,你去哪里,现在还是上课时间!”

格瑞走到门口,突然折返回来,从抽屉里掏出了那本《元力的起源》,然后又一次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教室。

7

嘉德罗斯正躺在操场上晒太阳,假装自己是个没有青春心事悠闲自在放飞自我的一年级boy。

……好吧,他承认他有那么一丢丢丢丢丢丢的不知道拿格瑞怎么办。

本来嘛,按照他一贯的套路,强取豪夺就是了,可都怪雷德那个傻缺搞这么大一乌龙,他现在可算是坐实了连前尘往事都不记得的渣男身份,还把格瑞真的搞生气了。

都TM赖雷德。

在他冷酷地做内心总结之时,忽然,像是有什么阴影遮盖在他的脸的正上方,他一下子感觉不到阳光的灼热了。

啪。

一页轻薄的东西落在他脸上。

嘉德罗斯飞速翻身坐起来,看见格瑞正蹲在他面前,而刚才掉在地上的,正是那封传说中的“粉粉嫩嫩还贴了爱心贴纸”的“情书”。

格瑞不错目地望着他。嘉德罗斯开始想自己第一步要解释什么。

他应该告诉他,他其实一点儿也没忘记过,当初虽然被撵回了家,但心里仍装着和格瑞打斗时的热血和激昂,所以还赶紧写了一封信,还告诉了打小认识的玩伴:自己认识了一个意义重大到一生仅此一次的人。

雷德却理解岔了,误以为他是要追赶潮流搞早恋(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没错),在帮忙寄信的时候,偷偷帮忙换了一个粉嫩到不行还贴着爱心贴纸的信封。

都TM赖雷德 X 2

还应该告诉他,对于他竟然一直随身带着这封信这件事,自己很愉悦,想要给他一个大力赞赏。

这一次却是格瑞抢了先。

格瑞把那封掉在地上的信捡起来,塞到嘉德罗斯手里,缓缓开口:“这是你给我的,如果你不记得了,大可以再看一遍。”

“然后你可以选择带着这个滚蛋。”格瑞顿了顿,从来都只有嘉德罗斯对别人说滚,位置互换一下真的还挺爽。

“但是……如果你还要把这个还给我,就做好相应的觉悟。”

沉默。又是熟悉的大面积沉默。

足足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嘉德罗斯突然回神了,他一骨碌爬起来,一手抓起信,一手抓住格瑞,拖着格瑞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跑。

格瑞:“你等等,你干什么?”

嘉德罗斯才不听他的,边跑边回头冲他笑,又是那种嚣张任性的小霸王式笑容:“我们快回去,格瑞,我要在全班面前强吻你!”

“……你个疯子。”

其实根本不需要再看一遍。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那封信上写的是什么,因为这么多年以来,从在学院的重逢开始,直至今时今刻,想传达的那句话未曾变过。

没有被风和时间带走过。

“你是第一个能跟我打成平手的人,做好准备,我和你这辈子都没完。”

我跟你之间,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啊。



03 Sep 2017
 
评论(37)
 
热度(824)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