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用心良苦

有一丢丢周郑,注意避雷伙伴们
如果觉得哎呦这邪教不错我负责售后哈哈哈

用心良苦

1

郑轩觉得自己最近一直被人盯着。那种幽幽的试探的欲言又止的目光无时无刻不缠绕着他,甚至连他去上厕所都不放过!

“我说黄少,你有话直说吧,这样对我心脏太不好了。”他一脸崩溃。

“阿轩,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处变不惊有大智慧的人才。”

“……不,我不是,我没有。”郑轩想当场表演一个惊恐绝望的熊猫脸。

“我说有就有。”黄少天手一挥,“那么问题来了。你知道cp吗?”

“呃,知道。”

“你反感男人和男人搞cp吗?”

“无所畏惧的广东人没有不能吃的cp。”

“那如果我说,打个比方,如果我真的喜欢周泽楷,你觉得怎么样?”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给枪王倒了个歉,有些事需要铺垫,即使面对多年交情的好兄弟,他也不愿意轻易泄底。

“……”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半分钟。

郑轩心里凉凉的,卧槽,真的假的,黄少喜欢周泽楷?那喻队怎么办??

黄少天心里也凉凉的,卧槽,这么大反应,看来不能接受队友是个基佬的设定,没想到这才走了半步友谊的旗帜就倒下了。

半晌,黄少天笑起来:“喂,阿轩你再这个表情我会以为你真的信了哦。”

他边插科打诨,边有点心酸,同人小说都是骗人的,你怎么都不是我们的神助攻呢?

郑轩道:“呸,谁信了,不给你展现一下演技你都不知道蓝雨欠我多少座小金人。”

他边应和,边有点混乱,同人小说都是骗人的,你怎么能不跟队长两情相悦呢?

他意识到黄少跟他讲这件事时语气里的郑重,不只是开玩笑而已。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可能让黄少失望了,或许黄少本来是想跟他来探讨一下感情问题,这样一来不可能再有下文了。

胡思乱想间,甚至没有注意到黄少天已经走远了,唤回他注意力的是一声实物落地的响动。

他一惊,扭头快走了两步,便见喻文州蹲在墙后捡掉落的文件夹。

压力山大,他想,为什么偏偏自己要被卷入这种狗血剧情里。

2

喻文州觉得自己最近一直被人盯着。那种幽幽的试探的欲言又止的目光无时无刻不缠绕着他,甚至连他去上厕所都不放过。

喻文州:“你是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这厢,郑轩扭扭捏捏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如果王杰希跟你表白,你觉得怎么样?”

喻文州吃惊地上下打量他:“微草要来窃取机密了?”

“你别管,回答就是了。”

喻文州思考了下:“那必须我上他下,捍卫蓝雨尊严。”

“如果周泽楷跟你表白呢?”

“恐怕主席会给我一百万让我离开盟草。”

“如果黄少跟你表白呢?”

喻文州:“……”

郑轩:“……”

本来,本来喻文州应该极自然地接一句玩笑,比如说“我们早就是官配了还需要表白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郑轩的问话猝不及防避无可避砸进耳里的那一刻,他忽然愣了一瞬,忘记该怎么回答。

他没意识到自己收起了笑,皱起了眉。

郑轩也不吭声,但脸上逐渐逐渐浮现出了然的神情。

半晌,喻文州道:“如果你是想求证些什么……如果你想知道的跟我现在所想一样。那你是对的。”

郑轩一径沉默,实际上他也无话可说。

喻文州还是保持着那样温柔理智的微笑:“但是别告诉他好吗?”

郑轩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不如说他从来都能躲就躲,毕竟闲事就是麻烦的同义词,但凡是皆有例外,如果有别人顶在前面,那他乐得安逸。如果擂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会打起精神沉着应对。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他从训练营开始的好朋友,现在他们俩都无法破局,看来还是要靠助攻小王子郑轩出场。

助攻小王子嗷了一声倒在床上,瞪着微信上给周泽楷发的微信,深感自己也是手比脑子快的代表。

[郑轩:周队长?]

不记得是哪次跟轮回众人一起吃饭时加上的微信了,总之是没有聊过天的。

手机嗡嗡地震动了。

[周泽楷:在。]

郑轩有点汗颜有点尴尬,幸好正好接下来蓝雨就该主场迎战轮回,有个话题可讲。

[郑轩:周五来G市?]

[周泽楷:嗯。]

[郑轩:赛场不远新开了个茶餐厅,有空可以去尝尝。挺不错的,现在想想我都馋了。]

这次回复来得比较慢,不过内容也比较惊悚。

[周泽楷:一起?]

郑轩捏着手机,郑重地思考着这个“一起”到底是怎么个“一起”法,是指两队联谊吗。

[郑轩:也行啊,到时候我先订个大桌。]

[周泽楷:就我,不用大桌。]

[周泽楷:你带队友一起?]

郑轩逐字逐字地读过去,又倒着读了一遍,灵光乍现,好你个周泽楷,难道是希望他带黄少一起,好促成这次私下见面?不行,他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

想到这里,他义无反顾地打起了字。

……

其实千里之外的轮回训练基地里,周泽楷也很纠结,他跟郑轩其人接触很少,对方突如其来的殷勤让他不太适应。但一般来说,如果是两队之间的联谊,理应由队长牵头组织,郑轩私下找他,不知道是不是有特殊缘由,唔,也或许是枪系选手之间的友好交流?  

他盯着“想想都馋了”几个字看了很久,觉得好像是个暗示,到底是暗示什么他不清楚,他姑且还是郑重地在手机上敲下了“一起?”两个字。

虽然从后面地聊天内容看,又好像是他误解了什么,但结果总算尘埃落定了。

[郑轩:不带,就咱俩吧。]


3

从喻文州这个名字与蓝雨挂钩开始,似乎就是一段感人肺腑的励志鸡汤,只是喻文州现在才知道,这逆境挣扎的故事原来还在继续。

而这个漫长故事里还有另一个闪耀着光辉的名字。

回溯到最早的时候,在那些艰难的另辟蹊径的尝试里,在每一次看着训练成绩单榜首的“黄少天”三个字时,想到有人与你同道,你在泥坑里摸爬滚打,那人却一路斩风破浪,心里其实是很不甘心的。只是他能把这种不甘心一并消化成孤注一掷的决心,然后他成功了。

现在他看着黄少天,心里是另一种意义的不甘心。

并非不想努力,而是不能。

到实在忍无可忍的那一刻,他总觉得自己会失去控制地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就像现在,他鬼使神差地听从了内心的小恶魔的召唤。

喻文州悄无声息地下了床,走到阳台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牢牢捏在手里,然后再慢慢地走到黄少天地床边蹲下,后者睡得很熟,丝毫不知道自己正被人深深注视。

喻文州将浇花用的喷壶对准他的脸,面无表情地捏紧了把手。

黄少天在睡梦中被软软痒痒的水雾袭扰,先是不耐烦地扭脸想要躲避,偏偏喻文州秉持持续骚扰决不放弃的态度可劲儿喷他,没两下,他终于打了个喷嚏给折腾醒了。

黄少天一睁眼,先是迷茫地看了看天色,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4:00am,又看了看与他相距不到半米的喻文州,等看到罪魁祸首手里的喷壶,浆糊一样的脑袋终于反应过来此人正在干的好事,他腾得坐了起来:“卧槽,你干嘛呢!”

喻文州幽幽地:“我睡不着。”

“你睡不着就睡不着你拿水喷我干啥啊!是你胆子变大了还是爸爸平时太惯着你了你说说!”

喻文州也不回答,只幽幽地又叹了口气,手里仍拿着那只喷壶,仿佛黄少天敢再倒回枕头上他就敢继续行凶。

黄少天体会到了什么叫生无可恋:“祖宗,行行好,你到底要怎么样,总不能让我陪你起来看星星谈人生吧。”

没想到喻文州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提议,然后答:“星星快没了,看日出吧。”

黄少天愤怒地抄起枕头糊了他一脸。

故事如果到这里就结束了,黄少天就不配被称为有仇必报的联盟最优秀机会主义者。

事情过了两三天,凶手喻文州已经快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与轮回的赛事将近,他暂时把心里那点酸涩的心事藏在箱底,专注于全队赛前准备。

那是一个下午,他和黄少天正走在回基地的路上,正好端端的走着路,喻文州忽然感觉被推了一把,猝不及防之下,啪唧一脚踩进了一个大水坑,水坑够脏也够深,溅起的水花biubiubiu让他从头到脚都没得幸免。

喻文州:“……”

黄少天跳得远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打扰我睡觉!”

喻文州:“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属于什么吗?”

黄少天给他装傻充愣:“礼尚往来?”

喻文州:“我严正提醒,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又短了一米,就快没有了。”

黄少天恶作剧成功,整个人都带着舒畅痛快的气息,自顾自走在前方,闻言转头朝他抛了个飞吻,得意又狡黠:“没关系,我心里有你就行了。”

喻文州站在原地看着他,此时阳光正好,仿佛把他心里冰凉凉的一角也短暂地温暖了。

他在心里发出叹息。

你又不喜欢我,还来招我。

但我能怎么办呢,我还是喜欢你啊。

4

“据说我们队长失眠之后拿浇花壶把黄少喷醒了,后来白天他们一起出门的时候,黄少就把队长推水坑里了。”

郑轩扶着额,突然觉得他讲的可能是两个六岁小孩。

坐在他对面的人戴着一顶帽子,还有黑框眼镜,很刻意地降低着存在感,但一旦笑起来,仍是过分好看惹眼。

周泽楷是被惊吓到忍俊不禁的,不可谓不震惊,在他心里,黄少天虽然活泼了些,但做事向来有分寸,至于喻文州,更是理智妥帖的代表,居然私下也会有这样幼稚的互怼。   

他忍不住好奇:“经常?”

郑轩咬着一块黄金糕点头:“他们之间是,对我们不会,可能是传说的越吵感情越好吧。”他意有所指,说完还暗暗观察周泽楷神情。

周泽楷却是点头赞同,不知是不是想起了自家俱乐部的日常。

一餐饭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

郑轩本来打着要探听情报的主意,但面对一个不太熟的对手俱乐部王牌,好像怎么切入都不大对,加上对方神色谦和,举止得体,长相十分百分千分养眼,反倒让他觉得自己在做什么亏心事。

“哎。”他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周泽楷用眼神表示疑惑。

“哦,我看见那个服务员小姑娘一直在偷瞄你。”

周泽楷对此的反应是微微红了脸。

郑轩觉得有趣,再接再厉地逗他:“如果我是她,一定找你要个电话,哦不,签名也行啊。”在蓝雨待久了,满嘴跑火车的本事他也学到不少,“这是谁家大明星微服私访呢,咱们小店与有荣焉啊。”

周泽楷被他逗笑,小声说了句:“别闹。”

郑轩心情复杂地啜了口奶茶。真奇怪轮回的伙伴们平时怎么训练,看到这张脸不会觉得严重影响效率吗?就算黄少真的是被美色所惑他现在也毫不奇怪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刚才念叨着签名签名的,等他们从餐馆出来,还没在大街上走上几步,周泽楷真的就被一个路过的妹子小心翼翼地拦住了,小姑娘拉着同伴怯怯地问他可不可以要签名和合照,又磕磕巴巴地自白很喜欢轮回,希望他加油。

一会儿耽搁的功夫,又有两三拨路人也惊呼着围拢上来。大概场馆附近遇到荣耀粉的概率也大大提高了。

郑轩在心里刚吐槽完这可是蓝雨主场,就也被自家粉丝认出来了,他手忙脚乱地接过签字笔,心里暗暗感叹自己一个人时可没有这么容易暴露,都怪枪王实在太引人注目了。

周泽楷一贯的不多话,在给粉丝签名的时候,唯有在他们推搡着害怕拿不到签名时他安抚地开过口:

“别急。”“都签。”

郑轩忍不住侧头看他,周泽楷的面容在路灯下柔和又腼腆,顿时让人横生出了很多好感。

不过,就算这样,他也不会站周黄,啊呸,黄周的。

5

除了刷高了与周泽楷的好感度感觉很对不起自家队长以外,郑轩觉得自己的调查工作毫无进展。

怎么才能把事情从僵局里推出来呢?他冥思苦想绞尽脑汁。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这种烦恼了。

黄少天抛给他一个体型不大的纸盒:“你的快递,顺手帮你拿了,不用太感动,实在过意不去请我吃饭就好。”

“就你戏多。”郑轩吐槽完,又兀自茫然,“不过我有买什么东西吗?”等他拆开一看,更傻眼了,里面是一只丝绒面的小盒子,多年观剧经验让他十分老土的联想到里面可能是戒指之类的东西。他心里忽然一动,没有打开盒子,而是转而翻看起快递单。黄少天也凑过来看。

没写寄件单位,寄件人姓名上写了一个潦草的“周”字。

黄少天随口调侃:“周?总不会是周泽楷吧?”

郑轩石化。

好像……还……真的……有这种可能……

黄少天看他神情,不禁“卧槽”了一声:“真的假的?!寄的什么?他为什么给你寄东西?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

连喻文州都闻声朝这面看过来。

此时此刻,郑轩感觉自己站在一场多角风暴的正中央。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黄少天喜欢周泽楷,而周泽楷,给他寄了个可疑的快递!

总觉得自己的角色不太对劲啊!


tbc


20 Aug 2017
 
评论(20)
 
热度(191)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